您好,欢迎光临上海韦勇律师网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82-0218-4639

您现在的位置是:上海韦勇律师网 > 办案心得 > 正文

最高院民辖26号:买卖合同纠纷,可按照接受货币一方确定管辖法院!

来源:网络作者:未知时间:2019-01-17

《民诉法解释》第18条对“合同履行地”进行了解读,但由于各地、各级法院对该条款的适用存在不同的理解,甚至相向而行,在司法实务上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对于买卖合同中货款纠纷案件,很多法院一般不予受理,要求到被告住所地法院提起诉讼,遇到这样,你还甘愿舟车劳顿吗?

 

律师观点:

对于《民诉法解释》第18条“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这一款在适用上一直难以统一,实务中一些法院出于减负的考虑,把争议标的确定的合同履行地和和《合同法》中由履行义务确定合同履行地混同理解,认为关于“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并不适用于买卖合同,而是针对借款合同的规定。

对于该款所规定的“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是特指借款合同纠纷,还是指所有以支付货币为诉讼请求的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12月28日作出的《郑孟君与肖爱民买卖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中,明确了在买卖合同纠纷中,因支付货款的纠纷而提起的诉讼,适用《民诉法司法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接受货币的一方(即卖方)住所地具有管辖权。对于买卖合同中的货款纠纷,在未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及管辖地的情况下,卖方可以向其住所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案例分析:

郑某向自己所在地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肖某提出管辖异议。隆回县人民法院认为其非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遂移送至经常居住地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西山区人民法院认为移送错误,层报最高院裁定。

 

基本案情:

肖爱民因向郑孟军购买云南三七牙膏,至起诉前仍欠付货款16余万元,郑孟军向自己住所地的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肖爱民提出了管辖异议。认为隆回县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隆回县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应由合同履行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从郑孟君的诉状及提供的证据中,无法得知隆回县人民法院系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肖爱民提供的证据证明经常居住地在云南省昆明市滇池度假区,应由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管辖。管辖异议成立。”将移送至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

但西山区人民法院认为隆回县人民法院移送错误,遂依规定逐级报请至云南省高院。云南省高院以本案合同履行地在湖南省隆回县、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为由,报请最高院指定管辖。

 

法院裁判:

最高法裁定:本案由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审理。

 

法律分析:

从郑孟君起诉的情况看,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肖爱民从郑孟君处购买了云南三七牙膏后,郑孟君主张肖爱民未支付全部货款,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肖爱民履行给付货款的义务,故本案的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合同履行地为接收货币一方即郑孟君的住所地湖南省隆回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肖爱民住所地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和合同履行地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均有管辖权。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在先立案的情况下,将本案移送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不当。

 

相关法律法规:

《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三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十八条: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

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

合同没有实际履行,当事人双方住所地都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的,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案件来源:

2017最高法民辖26号

 


上一篇:最高院指导案例: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一)---我国第一起“流量劫持”被判刑的案件 下一篇:最高院公报案例:组织考试作弊罪中“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范围如何确定? “组织行为”又该如何认定?